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治疗进展

发表时间:2019/3/14   来源:《医师在线》2018年10月19期   作者:郦光晓
[导读] 涉及到很多种治疗方法。本文对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治疗进展进行综述。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 妇产科;310020)
        【摘要】卵巢癌属于恶性肿瘤之一,在妇科临床中比较常见,不仅具有较高死亡率,而且复发率也比较高,且卵巢癌患者早期诊断不明显,很难早期诊断,因此给临床治疗工作增加了困难,临床治疗主要是缓解患者临床症状,涉及到很多种治疗方法。本文对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治疗进展进行综述。
        【关键词】复发性卵巢癌;临床治疗;进展
        [ 中图分类号 ]R2    [ 文献标号 ]A    [ 文章编号 ]2095-7165(2018)19-0029-02
       
       
在妇科恶性肿瘤中,卵巢癌发生率占第三位,且其复发率与死亡率均占第一位。现阶段,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研究棘手课题之一[1]。通常采取手术、放化疗、分子靶向治疗等方式治疗,化疗作为当前主导治疗方式,但临床缓解率不理想。通过对患者病情合理评估,制定二线化疗计划、多种方式联合治疗的综合治疗计划是现阶段研究重点[2]。本文对复发性卵巢癌治疗方法进行论述,以期为患者治疗提供帮助。
        1治疗时机与准备工作
        对于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诊断,中华医学会建议以获得细胞学证据或组织学证据为金标准。如果经过正规治疗的卵巢癌患者,在临床症状得到改善之后,再次出现胸腹水、肿瘤标志物升高现象,经影像学检查或体格检查发现不明原因肠梗阻、包块等症状中的一项或多项,则说明卵巢癌复发[3]。
        在复发性卵巢癌治疗时机确定上,不同学者给出不同意见。现阶段,大部分临床医生建议先予以全面检查,以尽量早期发现疾病复发迹象,为早期治疗提供支持,确保患者预后状况良好,但这一做法是否真正改善患者预后还需要研究。通常情况下,生化复发相比于临床复发一般要早3个月左右[4]。对于未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如果随访期间发现存在肿瘤标志物升高现象,美国NCCN建议需要给予全面影像学检查,同时予以肿瘤细胞减灭术治疗。如果患者已经进行辅助化疗,但仍出现疾病复发现象,则需要慎重选择治疗时机,而临床研究未明确确定。有学者指出,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临床治疗不应将生化复发作为开始,这主要是因为研究指出生化复发患者的早期治疗相比于晚期治疗并不能使患者预后状况得到改善,且化疗过于激进,会给患者带来诸多不良反应,且加重患者的精神压力、心理负担,对患者的生活质量产生严重影响[5]。同时也有研究指出,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从生化复发开始治疗,有利于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的效果。由此可见,如果出现临床复发则给予挽救化疗,但若出现生化复发,则给予二次肿瘤细胞减灭术治疗[6]。
        在治疗之前,需要对患者病史进行详细了解,这不仅涉及到初次接受治疗时患者的病理分期、彻底性、病理类型、残存病灶部位及大小,还涉及到术后辅助治疗相关情况,了解患者复发时间。基于上述资料,为患者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不仅要考虑患者生存质量,还需要考虑患者及其家属意见。
        2治疗方法
        2.1手术
        就复发性卵巢癌患者而言,二次手术是否可以取得良好效果尚不能确定,但有研究指出,对于达亚临床病灶患者,二次手术5年存活率达到50%,而未达亚临床病灶患者,二次手术5年存活率仅为10%。所以卵巢癌复发患者二次手术已经受到特别重视,手术适应症的把握也非常重要[7]。满足以下条件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可接受二次手术治疗:①首次治疗采用肿瘤细胞减灭术,并辅助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化疗后6个月经过影像学检查、体格检查、血清学检查均未发现异常。②经过检查发现血清CA125明显提高或(和)影像学检查、体格检查结果为阳性。③未发生肝转移,且未出现除盆腔以及腹腔之外无法进行切除的转移病灶[8]。④经过肿瘤细胞减灭术治疗之后可继续进行放化疗。⑤患者身体状况允许,能够耐受手术。针对以下情况则不适合二次手术治疗:①合并肝肾等重要脏器大块、多发病灶。②膈下存在大片状病灶。③小肠系膜根部存在固定、广泛病灶[9]。
        由于卵巢癌细胞生物学特点比较特殊,且复发后有特殊的临床表现,因此可以采取二次手术治疗,但在手术方式上并未形成统一标准。多数文献均指出二次手术重点在于将病灶最大限度切除,使参与病灶对之后放化疗敏感性提高,所以也被称作肿瘤细胞减灭术[10]。所涉及到的手术方式主要包括以下内容:①对首次未切除的大网膜、内生殖器进行补充切除。②将受到侵害的腹膜切除。③将受到侵犯的肠断切除,并进行肠修补治疗、肠侧侧吻合治疗、结肠造瘘术治疗等。④将淋巴结切除。⑤将肝转移灶、脾转移灶切除,将部分尿管与膀胱切除。⑥将其他转移灶切除[1]。
        2.2化疗
        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患者来说,化疗是重要治疗方式。对于初次接受化疗的患者,国际公认方案为铂类联合紫杉醇,经化疗后患者症状得到缓解,如果患者疾病复发,则需要根据分型对二线化疗方案进行制定,在二线化疗方案制定过程中通常将持续型、耐药型、难治型三个类型的卵巢视为一组,区分于铂类敏感型。通常情况下,铂类敏感型经过治疗可能有很大几率缓解,因此需要给予积极治疗,其在制定化疗方案上,可用相似于一线化疗方案治疗,同时也可以用疗效有保证的二线化疗方案进行治疗[12]。据相关研究报道指出,对于铂类敏感型患者,再次通过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其临床效果显著。


一般采用PFI对二次化疗的临床缓解情况进行预测,PFI时间越长,则代表缓解率越高。有研究指出,PFI在6个月以内时,二次化疗缓解率仅为10%,而PFI介于6-12个月,则缓解率介于20-30%,如果PFI超过12个月,则缓解率可达到60%[13]。甚至有学者认为,针对PFI在12个月以上的孤立病灶,可通过与初发患者采取相同的手术加化疗方式治疗。针对非铂类敏感型患者,二线化疗方案的确定应依据既往化疗方案、不良反应、给药途径等,为患者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同时二线化疗方案涉及到很多种,多西他赛、吉他西滨、异环磷酰胺、足叶乙苷、伊立替康、多柔比星脂质体、依托泊苷等均比较常见,近些年国内外研究对这些化疗方案进行对比研究,以期为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二次化疗选择更加明确、有效的方案[14]。有学者对比分析了伊立替康、吉西他滨、多西他赛分别与顺铂联合应用的效果,结果发现三种二线化疗药物联合顺铂治疗的效果相当,可产生的毒副作用均处于可耐受范围内,在骨髓抑制上吉西他滨联合顺铂治疗效果更佳,多西他赛联合顺铂治疗的脱发发生率最高,伊立替康联合顺铂治疗的腹泻发生率最高。
        2.3放疗
        据国内外相关研究指出,对于卵巢癌患者采用放疗,可将45%的小病灶消除,放疗在早期卵巢癌治疗中适用,由于肿瘤分化差,外界对肿瘤包膜的刺激敏感度高,对其破裂凋亡有促进作用。针对卵巢癌患者,手术可以切除大直径的病灶,往往会残留微小病灶,容易导致卵巢癌复发,对于此手术结束之后采取放疗,可消除残留微小病灶,对患者生存质量提升有利。尽管放疗可以使患者卵巢癌治愈率提高,但也会损害患者盆腔功能,甚至导致其生育功能丧失,因此需要考虑患者实际情况,慎重选择[15]。
        2.4分子靶向治疗
        分子靶向治疗作为生物治疗法之一,在卵巢癌治疗中的应用效果显著。分子靶向治疗主要涉及到两类,一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二是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其中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对机体内血管生成有抑制作用,单一应用临床反应率仅为21%,但其与少量环磷酞胺联合应用,对卵巢癌治疗的有效率则为28%,但此种治疗方式的应用会有严重不良反应产生,如肠穿孔等。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不仅可以促进癌细胞凋亡,还可以起到抗迁移、抗分化作用,但效果一般。
        结语:
        对于卵巢癌患者,手术疗法是全球公认最佳治疗方法,与铂类、紫杉醇的联合应用,临床效果更佳。但针对肿瘤细胞分化差的患者,化疗效果一般,且容易产生耐药性。另外放疗、分子靶向治疗也是复发性卵巢癌治疗的有效方式。近些年,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预后已经得到明显改善,相信在广大医学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复发性卵巢癌治疗的药物及技术必将不断更新和发展,临床问题也将逐一被攻破,进而进一步改善患者预后效果,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
        参考文献
        [1]张玉霞,王晶.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进展[J].现代肿瘤医学,2016,10(11):1-2.
        [2]赫艳玲,徐鑫,韩丽英.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研究进展[J].中国妇幼保健,2018,01(01):229-234.
        [3]李亚芳,谷春会.复发性卵巢癌治疗进展[J].吉林医学,2018,01(01):169-172.
        [4]张蕾,曲金凤,刘志强.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现状和进展[J].医药卫生:全文版,2017,02(02):120.
        [5]韩萍,翟东霞,张丹英,等.耐药性复发卵巢癌治疗药物的研究进展[J].医学研究杂志,2018,47(01):171-174.
        [6]张洁,王晓慧.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化疗在复发性卵巢癌治疗中的研究进展[J].国际妇产科学杂志,2016,43(01):70-74.
        [7]陈杰,陈春婷,关慧,等.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分析[J].现代肿瘤医学,2016,24(07):1117-1119.
        [8]熊云棋,狄文,吴霞.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铂类或异环磷酰胺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现代妇产科进展,2017,26(05):325-328.
        [9]陈杰,陈春婷,关慧,等.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治疗紫杉类耐药的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疗效[J].现代肿瘤医学,2016,24(19):3101-3104.
        [10]任莉,王焱.贝伐单抗联合化疗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临床研究[J].国际医药卫生导报,2017,23(09):1298-1300.
        [11]陈曦,诸一鸣,张平,等.贝伐单抗联合TP方案治疗铂类化疗复发卵巢癌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7,37(06):366-368.
        [12]刘丹彤,姚海荣,李彦英,等.化疗联合细胞免疫治疗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的疗效观察[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6,01(09):218-218.
        [13]张孟伟,秦亚光,王亚秋,等.铂类耐药复发转移性卵巢癌贝伐单抗联合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治疗临床观察[J].中华肿瘤防治杂志,2016,23(05):331-334.
        [14]冯利园,李力.甲基化基因的生物标志在卵巢癌多药耐药临床应用中的研究新进展[J].现代妇产科进展,2016,25(12):957-960.
        [15]刘红梅,刘世专.贝伐单抗联合紫杉醇、卡铂方案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效果和安全性[J].中国当代医药,2017,24(19):91-9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